记者鸿书:中国投资催生非洲新加坡?


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在达累斯萨拉姆酒店找到一个房间,这里挤满了逃离亚丁(Aden)战乱的也门人。
在酒店大门外和一名热心肠的也门人聊天,旁边一个嚼烟叶的男人嗓子被卡住、开始剧烈挣扎,我们只好打住。另外一名也门难民跳到他身后,完美展示海姆利克急救法(Heimlich Manoeuvre)。烟叶卡喉的男人吐出一堆绿糨糊,在场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
后来,我碰上一位英俊潇洒的比利时战地记者,他希望从吉布提搭船前往亚丁报道战情,客房里已经备好了防弹背心、头盔。
在一家有卖比利时啤酒的酒吧内,我们相互倾诉、分析了一长串被编辑训斥、被情人抛弃的故事,探讨作自由职业记者对银行存款、爱情生活带来的影响。那一晚,真的很漫长。
尽管有崭新的广告牌、高档的大酒店,至少目前,吉布提市仍然可以明显感受到法国殖民地的遗留风范,同时也混杂着浓郁的索马里、埃塞俄比亚和阿拉伯文化影响。
晚上在市中心欧洲人聚居区散步,当年在校学了八年的法语总算派上了用场,和当地人打招呼颇为自信。
咖啡馆里的咖啡是按传统的埃塞俄比亚做法冲泡的;也门风味餐馆中卖的是特色菜也门鱼;露天市场用索马里语讨价还价,都给这个处于转变边缘的城市增添了一点点令人吃惊的熔炉特色。
不过,当地的吉布提人却对我说,他们对这样追逐现代化的感情也很复杂。他们担心已经失去了什么、将来还可能失去哪些。
一位仪态万方、容貌秀美的当地女郎对我说,“我担心这会给我们的风俗带来怎样的变化,那些象征着我们身份的传统着装、食物和装饰。”女郎头上蒙着穆斯林式的头巾,颀长的手指间夹着香烟。
一名年轻的当地记者对她所说的“谙熟商业的独裁统治”可能带来的社会后果大发感慨。
不过至少目前,吉布提仍然被视作动荡地区中一片难得的稳定绿洲,海上贸易和政府的宏图规划仍在迅速发展、落实中。
所以,总有一天,我一定能坐上自己梦想中的火车。中国承建的吉布提至埃塞俄比亚铁路线不久就要开通了!
(译者注: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6月11日在吉布提市完成最后一段轨枕的铺设,标志着全长766公里、连接吉布提港口和亚的斯亚贝巴的跨国铁路全线完成铺轨。)
此行耳闻目睹吉布提引人入胜的新旧交融,我依然满心期盼有朝一日能坐火车来故地重游。
不过下一次,就不要在夕阳下狂抽水烟了!
(编译:苏平 / 责编:郱书)BBC詹姆斯·杰弗里(James Jeffrey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17843000:2018-02-25 21:51:06